开战日本怎么办?

2019-11-04 18:07

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7日上午抵达冲绳石垣岛,在视察“海上警备”情况时强硬表态,称“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,日方不会退让”。石垣岛以及安倍另一目的地宫古岛的位置特殊,相比于冲绳本岛距中国的钓鱼岛仅160-170公里,媒体认为安倍此举是为了加强岛屿防卫的姿态。这一举动引起了中方的关注和警惕。中日在钓鱼岛的对立、冲突虽然一直在可控范围内,但将来擦枪走火甚至引发一场战争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而对这场可能发生的“战争”,日本准备好了吗?它会怎么做?

  阿祥是一位护送过多批中国人士的老船长,与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舰船玩过多年的“猫鼠游戏”。“日本仔的管控确实严密,我们贴近钓鱼岛的距离也越来越远,这确实不是个好兆头。”据阿祥介绍,那些“大白船”(日本海上保安厅的船只均被漆成纯白色)速度快、船体大,一旦和渔船撞在一起,就如同“砖头砸在鸡蛋上”。“以前是离岸15海里就采取行动,现在离钓鱼岛还有40多海里,他们就开始动手了。日本保安官用中国话和英语连续喊话,然后播放事先录制的广播,声称怀疑中国渔民有非法捕鱼行为,要求他们立即停船接受检查。

  如果到了晚上,巡逻船还在船头升起绿色信号灯,意思是要求渔船立即停止航行,准备接受检查。假如渔船毫无反应的话,日本仔甚至会动用枪炮进行警告性射击;如果渔船试图加速驶离,日本巡逻船很可能选择开火。听曾被抓到过的一位渔民回来说,不少日本巡逻船上有那种多管连珠炮,打在船板上就像劈柴一样,将渔船的钢板一分为二。而且,日本仔还在船上装了特制大剪刀,专门用来毁掉渔网。”2000年,在钓鱼岛附近,阿祥因船上的柴油机出现故障而下锚,当时就遇到过日本巡逻船,还被日本人搜船。

  目前,霸占钓鱼岛海域的日本巡逻船均来自日本海上保安厅的第11管区,其本部设在冲绳岛。在第11管区中,与和船只打交道最多的莫过于石垣保安部,“与那国岛”号巡逻船就隶属于这个部门。平时,石垣保安部的1—2艘巡逻船,每天都要在钓鱼岛周边海域进行数次巡逻。日本海上保安厅还把钓鱼岛周围划分为3个巡逻区域:距钓鱼岛12海里的范围内为“绝对禁止区”,12—24海里为“严格监控区”,24海里以外为“警戒监视区”。这个“警备体制”的核心目的是阻止及民间船只接近钓鱼岛。对进入“绝对禁止区”的中国渔船和船只,日方采用撞击、高压水枪喷射等方式进行暴力驱离。而对于在钓鱼岛周边海域航行的中舰及公务船只,日本海上保安厅通常只敢采取尾随监视等方式,像做贼一样“偷偷盘算”。

  2008年12月8日,中国海监总队“海监46”号、“海监51”号船曾进入钓鱼岛周边12海里范围内实施巡航。此后,日本海上保安厅对钓鱼岛“警备体制”进行了“深刻检讨”,认为必须进一步提升对中方公务船只的警惕。不久,石垣保安部将钓鱼岛附近海域的巡逻船数量增加到3艘,2009年2月更是开始使用宗谷级大型巡逻船。这种巡逻船的最大特点是海上续航时间长,不像普通巡逻船那样需要经常靠岸补给;船上装备有数门速射炮,火力超过中国和地区所有类似的海上执法船;船上还搭载有一架直升机和两艘巡逻快艇,形成海空立体监视网。日本海上自卫队前副幕僚长伊藤明夫中将认为,在敏感的钓鱼岛海域使用大型武装巡逻船“非常必要”,可有效维护“日本主权”。

  人士则指出,过去,、香港和船之所以有成功接近钓鱼岛的行动,几乎都是利用了钓鱼岛与附近其他小岛之间的狭窄通道。因为以往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体型笨重,无法进入;而宗谷级巡逻船如同一部配套齐全的“变形金刚”,其配备的直升机和巡逻快艇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。

  “西普连”的全称是西部方面普通科连队。日语中用汉字书写的“连队”,地位相当于中文里的“联队”,即团级部队;“普通科”的意思则指“步兵科”。所以,“西普连”实际是陆自西部方面队直属的步兵团,它也是陆自首个直属方面队的步兵团。

  据日本防卫省称,组建西普连的背景是中国快速崛起以及朝鲜“先军”不确定性令该国西南方向的九州和冲绳“面临威胁”。为应对“威胁”,日本开始将防御重心由东北转向西南方向。由于九州、冲绳有2600多座岛屿,而负责这些岛屿防御的西部方面队取法机动作战部队,在敌方对远离日本本土的“西南诸岛”和“尖阁诸岛”(即钓鱼岛列屿)进行攻击时难以及时反应,因此陆自决定成立一支具备快速反应能力、适应岛屿和山岳作战的特种部队,它平时负责收集离岛情报,一旦“有事”可快速机动,粉碎敌方“侵攻”。2002年3月27日,西普连正式成立,驻地就在长崎县佐世保市相浦。

  有专家就指出,西普连的作战目标其实只有钓鱼岛一个,理由有三:一是在日本西南方向,韩国并未提出对日本离岛——对马岛的主权要求,也不可能威胁日本的五岛列岛,而更加靠北的朝鲜也不可能对这些离岛构成威胁,唯有中日之间存在钓鱼岛纷争;二是日本陆自最初想把西普连驻地放在冲绳,只因当地民众反感过多自卫队驻扎,日本政府也担心此举意图太过明显从而对中国形成刺激,才勉强部署到佐世保市;三是西普连成立后,几乎所有训练和演习均以钓鱼岛为假想目标展开。

  西普连在编制上比较特殊,定员为660人,比陆自其他普通科连队1200人的定员少了近一半。不仅如此,西普连自成立以来始终没有满编,实际人数仅为600人。但这些人全是从陆自里挑选出来的精锐(主要选自东部方面队第一师团和特种作战群),对于在另一支王牌部队——第一空挺团服役且年龄在36岁以下的应选者也优先考虑。全连队有70%左右的队员接受过高强度特种训练(包括特种侦察、通信干扰、三栖秘密渗透等)和正规战训练(山地机动、空中机动、岛屿攻防、阵地构筑、突击等)。

  全连队的编制框架比较简单,仅辖连队部、连队直属管理中队(等同于连)、三个普通科中队(第一、二、三中队)。其中,普通科中队是作战骨干,它下辖三个小铳小队(“小铳”指,“小队”相当于排)、一个反坦克小队、一个81毫米迫击炮小队和一个120毫米迫击炮小队。西普连连长军衔为一等陆佐(等同上校),通常由陆自幕僚监部(参谋部)进行任命,现任连长为国井松司(今年7月26日上任,原职是第一空挺团高级幕僚),也是西普连第五任连长。

  西普连强调快速反应,因此没有编列重武器,主要武器是国产89式突击、9毫米微型冲锋枪,美制M249班用机枪、M24狙击,瑞典制M2式84毫米无后坐力炮(30门),国产01式反坦克导弹(10部发射器)、英制L16式81毫米迫击炮(20门)、法制RT-61式120毫米迫击炮等。西普连的机动工具包括国产73式吉普车(载重440公斤,载员6人)、73式4X4中型卡车(载重2吨,载员16人)、73式6X6大型卡车(载重3.5吨,载员22人)、高机动车、CRRD特种强击/侦察舟艇等。此外,西普连还可由驻冲绳的陆自西部方面队航空队第15飞行队用UH-60JA、CH-47JA直升机实施机降,或搭乘航空自卫队固定翼运输机实施伞降,以及用海上自卫队大隅级两栖运输舰运送进行两栖登陆。

  而2010年通过的日本新《防卫计划大纲》和《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》中明确指出,日本防卫省已决定从美国引进AAV7A1两栖战车提升西普连的登陆作战能力。报道引述日本防卫省干部的话指出,“虽然日本没有必要在西南诸岛进行专守防卫,但如果实施夺岛登陆计划,这种两栖战车不可或缺。”

  日本海上保安厅之所以肆无忌惮,是因为得到了海上自卫队的强有力支援。双方经常以钓鱼岛为背景,进行联合射击训练、情报交换训练和实兵演习。据日本知情人士透露,日本海上保安厅不过是日本自卫队的“先遣队”,其情报、指挥、通信及控制系统均与自卫队相通。一旦钓鱼岛事态难以控制在民事范畴内,为达到“实际控制”这一战略意图,日本将不惜公开动用武力。

  据日本《世界舰船》杂志介绍,驻九州岛的第二、四护卫舰队和佐世保地方舰队,是日本海上自卫队针对钓鱼岛方向部署的骨干作战力量。它们不仅有通用型水面战舰和扫雷艇,还配备了时速达40海里的导弹快艇,企图用“以快制变”来对付中国。警备包括钓鱼岛在内的西南离岛群的日本舰队强项是两栖作战,有能力同时实施多艘大隅级两栖攻击舰的登陆行动,一次投送兵力可达到旅团级规模。

  目前在冲绳的日本自卫队中,陆上自卫队只有一个1900名官兵组成的轻步兵混成团,没有在外岛作战的能力。海上自卫队的冲绳基地水面舰艇主力是第46扫雷舰队,辖3艘扫雷舰,也从未在钓鱼岛海域露过面。因此日本自卫队参与钓鱼岛方面的对抗,主要通过自卫队的空中力量,其中主力就是驻扎在冲绳的南西航空混成团。近年来,部署在冲绳那霸基地的南西航空混成团实力不断得到补充,它从去年开始的换装将F-4EJ战斗机换成更先进的F-15J,作战半径不仅涵盖钓鱼岛,就连东部也在打击范围内。

  根据此前日本媒体披露的“西南岛屿防御计划”,包括钓鱼岛在内的“西南岛屿”一旦“有事”,第十五旅团将向钓鱼岛周边海域发射美制M270远程火箭炮,用密集的火网阻止中国或舰队逼近,然后再从冲绳出动战斗机和驱逐舰,并派遣陆上自卫队和特种部队参战。尽管这一计划的可行性依然还在商讨中,但日本媒体透露,防卫省已在钓鱼岛北180公里的宫古岛修建新型雷达基地,以更有效地掌握钓鱼岛方向中方动向,这一举措与“西南诸岛有事”的假想,显然一脉相承。

  日本右翼军刊《丸》曾比较过中国和日本争夺钓鱼岛的优劣势。该刊指出,中国的“劣势”在于:“中国海岸线离‘尖阁列岛’(即钓鱼岛)过远,约为先岛群岛至‘尖阁列岛’直线倍,即便以巧妙的突袭方式成功占领‘尖阁列岛’,但要保持成果,势必会比日本付出更大的代价。”

  有人说,日本在钓鱼岛下一盘很大的棋,不仅有特战部队“西普连”,还有自卫队陆海空的全方位军事支持。人们当然盼望和平,但对职业军人来说,和平并不意味着不需要为战争做准备。职业军人只需要考虑:如果开战,自己怎么获得胜利。因此,针对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,中日两国都有相应的军事计划。有些仅仅作为准备计划存档,直到失效后被销毁。在敏感性高的状况下,军事计划可能会变成一种上的符号。但愿日本关于钓鱼岛的作战计划最终仅仅是一个符号,而不会付诸实践。

责任编辑:admin  作者:admin